NO011 烟花不知何时升起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2-03 来源:本站 点击:

  去年夏初,Lily邮寄来几枚莲花茶,一瓶梅子酒,用布包着,附加的手札上,贴心地写着食用小贴士。

  一日凌晨,回到住处,打开冰箱看到这瓶酒,打开尝了下,味道清冽的让人心情愉悦。和着窗外的雷雨声,第一次体会到良辰虽有时,物我应相惜。

  巧合的是,这些图在去年的今天拍摄。时间快的,完整又一年。而明天的北京,预报了雷阵雨的天气。

  沿途景色荒芜。村庄更是鲜有。少见的一处也因为地震,房屋坍塌,残存的墙面上宗教符号鲜艳亮丽。

  只有临时停靠的加油站、检查点以及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的小饭馆,除此之外,只有沙尘和风声,再无人类的痕迹。

  印象深刻的一件小事是,一个醉汉被群山包围,羊群跑在远处,他就坐在地上,喝一口酒,抬头看看天,他大声唱歌又大声笑。

  接下来行驶的前后几十里再无人家。天边下起了雨,又刮起风,太阳照在山顶,有羚羊望着雪山,也有野兔身披着枯黄的草原,等绿色填满双眼。

  这是顾桃的纪录片《犴达罕》,猎人维加追忆往昔的一段,那一瞬间,他眼中的光像山林的月一样皎洁又悲伤。

  这部片子是顾桃“鄂温克三部曲”之一,其余的两部仍旧是以猎人维加这个家族展开,纪录的这些生活片段,处处哀婉,平静中只觉失落,失落到只想抬起碗中的酒,再像猎人维加在诗里写的:

  以前回老家,总会找三树喝酒。到他兴致好的时候,就会引一些我想不到的诗句文摘来答话。而每到这种情况下,他会比平时更为絮叨。也会擅自揣测起自己的命运。每到此时,我也只好一杯酒带过,叉开话题,聊些别的。

  在未知中,烟花莫名升起,一如他突然的离开。而他酒后说的那些,那些我始终不能辨别真假,也未来得及求个实虚的话,从此失去了印证。

  小时候,与伙伴在地里守着粮食,漫天的星光闪烁把天空抬的很高,会有流星突然在眼前滑落,也会有化成光点的飞机一闪一闪地远去。

  在导演孙增田拍摄的纪录片《神鹿啊神鹿》里,从兴安岭山林中走出来的柳芭,最终选择重回故里却始终未能救赎自己。最后因醉酒溺死在家旁的那条河里。

  有时候是在做一件事,有时候是与朋友或者陌生人在进行的一段对话,有时甚至不说话,只是与他人共享的短暂沉默。

  明明是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却时常觉得曾经发生过,这种“一切皆是幻梦”的错觉,似乎在酒后更为清晰。

  1990年2月14日,旅行者1号于距地球64亿公里处最后一次回望他探访过的行星。当中地球的大小只占整张照片的0.12像素。

  你所爱的每个人,认识的每个人,听说过的每个人,历史上的每个人,都在它上面活过了一生。

  我们物种历史上的所有欢乐和痛苦,千万种言之凿凿的宗教、意识形态和经济思想,所有狩猎者和采集者,所有英雄和懦夫,所有文明的创造者和毁灭者,所有的皇帝和农夫,所有热恋中的年轻人,所有的父母、满怀希望的孩子、发明者和探索者,所有道德导师,所有腐败的政客,所有 ‘超级明星’,所有 ‘最高领袖’,所有圣徒和罪人

  风在山里跑过。松间挂上了月。夜色笼罩下来。为了看看太阳,你们手举星辰,穿过这人间的寂静,回到山上去。

  有关摄影,旅行,攻略,手机壁纸。 分享北京 、故宫 的 相关图片。 如无特殊标注,图片均为原创。

  
【评论】【加入收藏夹】【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