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间少年 是什么意思?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1-20 来源:本站 点击:

  《此间的少年》是以金庸小说人物为基础的同人小说,用作者江南的话说,“《此间》中使用的人名无一例外出自金庸先生的十五部武侠小说……但是,无论这个故事中的人物叫什么名字,他们都不再是人们耳熟能详的江湖英雄和侠女,他们更贴近于曾经出现在我身边的少年朋友们,而《此间》,也是一个全新的故事。”

  此间的少年只是一个少年时代的轻狂舞蹈.在尚未遗忘之前,我用当时的心情把过去复制下来,留给多年以后的朋友和自己看.

  这是一个讲述我们熟悉的大学生活的故事,以宋代嘉佑年为时间背景,故事发生的地点在以北大为模版的“汴京大学”,登场的是我们同样熟悉至极的乔峰、郭靖、令狐冲等大侠,不过在大学里,他们和我们当年没有什么不同,早上要去跑圈儿,初进校门的时候要扫舞盲,有睡不完的懒觉,站在远处默默注视自己心爱的姑娘……在这个学校里,郭靖和黄蓉是因为一场自行车的事故认识的,而这辆自行车是化学系的老师丘处机淘汰下来的,杨康和穆念慈则从中学起就是同学,念慈对杨康的单恋多年无果,最后选择的人却是彭连虎。脑中存着金庸小说先前的印象,再徜徉于这样全新的故事中,是一种双重的温习,而这双重的回忆最后归结为一点,便是我们那一段或者年轻的朋友正在经历的,轻狂无畏的少年时光。我们在这里种下自己最初的爱情,错过最初的缘分,经历着自己光辉灿烂的荣耀和黯然神伤的挫折,然后从这里走开,永远走进了成年。

  这是一本引人入梦的书,一本让我们在不知停歇的劳顿中稍息的书,一本掩卷后轻叹一声却又心满意足的书。

  《此间的少年》人物列表(时间上以康敏入学时间为第一年,汴大本科为四年制)

  郭靖:第五年入学,化学系,蒙古学生。属性是大哥,特点是身强力壮,服从组织和黄蓉,热心劳动,永远不缺乏活力。在宿舍中排行老大。爱好是蹦迪。

  令狐冲:第五年入学,国际政治系,广东考生。属性是愤青,特点是鼻梁上500度近视眼镜,见解多而独特(或者说怪异)。在宿舍中排行老二,特长和爱好都是神吹海侃,极具表演细胞。

  欧阳克:第五年入学,法律系,汴梁学生。属性是帅哥或者小白脸,特点是风流潇洒,很希望服从黄蓉却没有机会,极度厌恶劳动,永远备有充足的洗面奶和洗发膏和古龙水,永远领导黄蓉讨厌的那种服装潮流。在宿舍中排行老三,爱好是和女生说话,特长是国标舞和耍酷。

  杨康:第五年入学,生物技术系(属于生物学院),汴梁学生。属性是懒虫,特点是很懒,比较聪明而不喜欢动脑子,比较会写东西而懒得动笔,眼睛位置生得稍微高了一点,总是看这个那个不顺眼。在宿舍中排行老四,爱好是睡懒觉,特长是和院长完颜鸿烈叫板。

  段誉:第五年入学,历史系,云南学生。属性是花痴,如果你在第五食堂门口看见一个长得还比较可爱的男生在那里一边吃饭一边傻呵呵的看女生,那多半就是段誉了。特点是心思比较简单,会追随郭靖打扫卫生。在宿舍中排行老五,爱好是品论刚看见的女生,特长是目测女生三围。

  林平之:第五年入学,化学系,福建学生。属性是有为青年,特点是很刻苦,不是很聪明而非常喜欢学习,不是很有本事而非常善于给导师好印象,沉默的时候多,但是记忆力极其的好。在宿舍中排行老小,爱好是学习。

  黄蓉:第五年入学,物理系,汴梁学生。属性漂亮妹妹,职务是物理系八大美女之首,特点是被娇生惯养得过头,喜欢有人可以依赖,稍微有点叛逆可惜胆子有比较小,聪明。爱好是蹦迪、溜冰、收集娃娃、买CD、去专卖店买裙子,收藏海报……特长是指挥郭靖,还有和生物学院名誉院长黄药师叫板。

  乔峰:第三年入学,国际政治系,山东学生。属性是猛人,职务是国政学生会主席,特点是非常猛,篮球高手,汴大一代灌篮天才,大大咧咧的人物,人缘和面子都很广。爱好当然是篮球,还有揽一点本不需要他管的闲事,特长除了篮球就是装电脑,他靠这个而钱包颇鼓。

  康敏:第一年入学,国际政治系,杭州学生。属性是美女姐姐,职务是原国政学生会主席,于郭靖入学那一年康敏毕业。特点是做事干净利落,人缘和面子也很广。汴大校园里传颂的风云人物之一,很多男生追求未果的钢铁玫瑰(这个名字甚有杀气吧?)。喜欢用一张大白手帕扎长发,喜欢黑色的衣服。特长包括抛媚眼、当领导、弹钢琴等等,爱好是篮球,乔峰的忠实FANS之一。

  王语嫣:第四年入学,计算机系,汴梁学生。属性是超级美女姐姐,特点是很文静,文静到了几乎木衲的地步,喜欢红脸,喜欢低头,美丽得有点过分,所以随便扔在那里都很容易发现。爱好是看书、篮球(?),特长是有时间对一些事情拥有可怕的记忆力。

  穆念慈:第五年入学,化学系,郭靖同班同学,汴梁学生。属性是好姑娘,特点是很文静也很刻苦,她虽然没有王语嫣那么美丽,好在也不象王语嫣那样动不动就低头红脸耍小情调,扔在人堆里不太容易找到,杨康寻找起来可能容易一点。爱好是学习,特长同王语嫣。

  慕容复:第三年入学,计算机系,苏州学生。属性是威武帅哥,特点是一米八五的身高配合长得还算蛮英俊的脸,汴大能一起占住着两头的也不算太多了。爱好是篮球,特长是篮球。

  又是汴梁的秋天,积累了整整一个春夏的枝叶悄然凋零,几片落叶的背后,是二胡嘶哑的弦歌。

  秋天是操琴的天气。很久以前,教莫大胡琴的师傅说:“春宜绘墨,秋宜操琴。”莫大那个时候还年轻,不理解,师傅也不多解释。后来经历的风霜多了,莫大才觉得领悟了。原来春水春树这种一时繁华的东西最该入画,否则就流逝了,一时好景色,过去就追不回来

  。而秋愁如此,最是消磨意气,惟有以胡琴的两根枯弦唱出来才略可慰藉。所以风雅苍凉如莫大者,一到秋来时,纵然是《凤求凰》这种曲子也不由得萧瑟悲凉起来。

  不过这个观点得不到莫大师娘的首肯,根据莫大师娘的意见,莫大和他师傅都是村上有名的懒虫,春秋两季农忙的时候总是偷懒不肯下地干活,于是就会抱着胡琴跑到附近的山头上打发打发时间。而莫大师傅那句话只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和春思秋悲这种深奥的情绪扯不上半点关系。

  师娘说:“你也学了那么多年了,怎么一点不长进?老鬼的意思是讲春天天气太湿磨墨方便,秋天琴弦比较干,拉起来高兴。”

  于是莫大很惆怅,不知道是自己错了还是师娘错了。那句话的意思永远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当莫大想回头去找这个谜底的时候,说话的人已经死了。

  很多年以后,莫大就从江西的村头挪到汴梁的马路边,怀里不变的是那把黄杨木的老胡琴,变了的是莫大的琴声和莫大自己。有时候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莫大会想自己在学会记忆以前已经开始忘记了。也许除了老师那句话,当年有更多的东西是他应该弄清楚的,比如住在村子围堤北边的那个梳羊角辫的小女孩,为什么她总是扛着一筐草安静地站在自己背后听那曲一成不变的《凤求凰》?

  莫大有时候喝了点老酒,会对后生崽子们说,年轻好啊……往往当他想继续往下说的时候,他就只能看见那些后生崽子的屁股了,所以莫大知道他们其实并不想听他说。

  后来莫大喝了酒也不多话,他只架起一条腿坐在汴京大学草地的铁栏杆上,续两根新弦,拉一曲老旧的《凤求凰》。

  大宋嘉佑元年,汴梁城西中流道北,曾经有过一个江西老头莫大拉一曲二胡,说他自己对光阴的一点感悟。而我们的故事,也是从那个时间和空间点上开始的。

  黄蓉高中的时候曾经有男孩追求她,结果以黄董事长亲自开着黑色宝马去扇了那男孩一巴掌告终。在黄药师的眼睛里,没有三四十把刷子的普通小男生休想碰他女儿一根手指。

  日子久了,黄蓉觉得郭靖就像一个大力水手,一个只需要菠菜就可以提供无穷活力的西域卡通角色。不过黄蓉当然不是奥利弗,大力水手也从来不是她心目中的理想男朋友。

  当时场上确实群情振奋,场下也一样。化学系比郭靖他们高一届的田伯光就跟人足足赌了五条学五的鸡腿,而且这场豪赌最后以失败告终。

  郭靖他们宿舍的定员好像忽然增加到了七个人,每天中午黄蓉必然坐在郭靖的老破驴后面,悠哉游哉地晃悠一双长腿去打饭,然后买上半斤酱牛肉专门喂郭靖。

  令狐冲是个心比天高的人,虽然在汴大校园里心比天高的人绝对比三条腿的蛤蟆多出很多倍,但是令狐冲是尤其心高。

  令狐冲总是一厢情愿的以为如果他是校长,汴大立刻会一扫懒洋洋的局面。不会有那么多干吃饭不干活的人员,也不会把那点教育经费都花去撑场面了。

  令狐冲总是一厢情愿的以为如果他是校长,汴大立刻会一扫懒洋洋的局面。不会有那么多干吃饭不干活的人员,也不会把那点教育经费都花去撑场面了。

  一只好的随身听加一首悠远的歌曲很容易在耳边制造一个寂静的空间,隔离了喧嚣和浮华,却混淆了真实和虚幻,里面有惟一的声音对你浅吟低唱。

  可怜的穆念慈几乎每堂课都心神不宁,写笔记也总是走神,心里总觉得杨康在背后看她,自己的背心因此微微发热。

  令狐冲似乎忽然明白了些什么。他拿着那页书签,想着当年送乔峰书的那个女孩,是否也是趴在汴大的某一张课桌上,郁郁地写下这两个字。

  每个人都有年少轻狂时,每个人也都会从书中找到曾经熟悉的自己或他人。江南在此为大家提供了一个回忆校园时光的载体,滋润了我们早已干涸的心。

  曾经有一位少年名为榕锋,用魔法将这本小说的文字化为了声音,让黑白的情节变得鲜活。

  如今,那个声音的主人却不幸患上重症,而且不愿接受外界的无偿捐助,希望以自己的努力来和病魔抗争。

  
【评论】【加入收藏夹】【 】【打印】【关闭